• 2017-01-11过去了的2016

    Hi,我又来了,在心情不佳的时候。

    写日志前照旧习惯性地点开一轮好友的博客,基本都没什么人更新了,最近的大概是停留在去年的11月份。博客还能够如此苟延馋喘地存活着,大概也就是因为还有着一些像我一样的人,喜欢对着一片空白的屏幕胡乱打上一通文字多过于找人倾诉,在看着宋体字一个个占满空白文档之后,总算觉得那堵在胸口的闷气散了一些。

    这几年越来越少写一些关于年末总结的话,特别是自毕业以来,年年岁岁过得总是大同小异,但2016年对于自己来说还是特别的不同。如果说用一个词语来概括2016年,那一定是“责任”;如果用一个地点来印记这一年,那就是“医院”了。2016年是长这么大以来跑医院最多的一年,公公手术住院,妈妈陆陆续续住院了三次(现在还在第四次住院中),我自己怀胎十月从产检到生育跑了若干次的医院……去的次数多了,更加觉得医院始终是一个让人提不起高兴劲的地方,哪怕在小孩诞生的时刻,还是担心焦虑茫然的情绪要更多些。

    妈妈的病一直让我很不安。患有多年糖尿病的她常年皮肤不好,瘙痒、掉皮,中药吃了很多,药膏涂了一大堆,既不见好也没有变坏,从前年12月开始,状况却突然恶化,皮肤出现糜烂渗液,找中医看了一个多月没有效果之后,大年初七被安排去医院住院了。此后的一年,医缘一直不好,在本地医院被误诊治疗了两个月,又去省城治疗了一个月,情况好转后出院回来又陷入病情反复的恶性循环,9月份的时候状况太严重重新到另一家本地医院住院,又是大半个月,出院两个月后病况又有所反复,上周商量后决定过年前再住院一次。被病痛折磨的妈妈精神和心理状态都很不好,每次听她说一些丧气话的时候,我都默默不出声,其实内心很理解,于是更不知道该怎么宽慰她,更不知如何宽慰自己和爸爸。有好几次我在她床边看着她因药物导致肿得变形的脸,竟恍惚有些不确定她是谁,又有好多次在她住院期间我偷偷翻看她以前发和朋友旅游的朋友圈而红了眼眶,但更多的时候是被不知所措和想哭却哭不出来的情绪充斥着。

    2016年最大的快乐来源于蛋蛋。在生小孩之前,我从未意识到一个小孩对于家庭的意义,尤其是在看到家里四个老人对着一个小孩的表情傻笑时,总不免感慨一番小屁孩的魅力。作为一个自身不会打扮的麻麻,对于小孩却有严格的颜控,好在蛋蛋争气,模样长得确实让我没什么好埋怨的。相对于生一个小孩让家庭更加圆满的说法而言,我更偏向于生一个小孩是赋予自己的生活新一段的学习过程,学会如何为人父母,其实就是在学会如何无条件地付出与爱。蛋蛋出生第十天才从医院被接回家来,在家里等待他们归来的那个上午,我竟紧张得问妈妈问朋友我应该做些什么,如果我不懂得喂奶不懂得换尿裤怎么办。一晃过了半年,现在看到那张我第一次抱起蛋蛋的照片,还是忍不住嘲笑自己拙劣的姿势,现在的我早习惯了每天各种伺候蛋蛋的例行公事,并享受着这个小孩每天带给我的各种惊喜和不变的口水。

    关于2017年的愿望,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往后面排一些。平安健康是福,这样简短的六个字往年说起来轻描淡写,今年却显得郑重其事且心怀虔诚。时常想象着能够有一天带上妈妈和蛋蛋一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这种光想想就可以让人不禁莞尔的事情,期待在2017年可以如愿发生。

    分类: